2018年11月09日 宣城日报 >> 2018年11月09日 >> A6

□红杨树
独孤无敌,东方不败
——怀念金庸先生

新闻作者:   发布时间: 2018年11月09日

    惊闻金庸先生于2018年10月30日驾鹤西去,不禁双眼朦胧。当年打着电筒躲在被窝里看他的小说,模仿洪七公做叫花鸡一饱口福等情景纷纷浮现脑海,浮现更多的还是先生那令人着魔的文字。

    这位坐在马桶上也能构思的奇才,必然是讲故事的一流高手。在先生的武侠小说里,主人公都是在不经意的时刻登场。开场的故事已不失精彩,但这只是一道开胃冷盘,后面才是引人入胜的饕餮大餐。

    先生原名查良镛,创作了多部脍炙人口的武侠小说,尤其是《射雕英雄传》、《神雕侠侣》、《倚天屠龙记》这“射雕三部曲”,也不知被内地和香港翻拍成多少回影视剧。当然,还有《天龙八部》、《笑傲江湖》、《鹿鼎记》等等,也均多次被搬上荧屏。在被拍成影视剧的作品中,能超出先生者,可谓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相比于古龙的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,先生则是胸怀天下,而古龙只有江湖恩怨。所以,先生首先是个爱国之人。他在《神雕侠侣》里借用郭靖教育杨过的话道出了自己的心声:“我辈练功学武,所为何事?行侠仗义、济人困厄固然乃是本分,但这只是侠之小者……只盼你心头牢牢记着‘为国为民,侠之大者’这八个字,日后名扬天下,成为受万民敬仰的真正大侠。”这也使得当时年少的我有过仗剑走天涯的冲动。

    要成为大侠,必须有一身高强的武功。先生所写的武功,当以“内功”最为了得。无论少林武当,还是峨眉崆峒,所有门派无不以内家功夫为根基。而内功又以少林寺的《易筋经》和天龙寺的六脉神剑为武学之魁。《天龙八部》里的游坦之,就是无意间学会了《易筋经》的运功法门才能与“北乔峰”缠斗一番。丝毫不懂武功的段誉也是机缘巧合学成了北冥神功,吸人内力成为旷古博今的内家高手,轻轻一指,便有杀人于无形的剑气,可见先生对内功的推崇。用先生的话来说,就是“练武不练功,到老一场空。”这句话对先生本人也是一样,若不是博览群书,胸藏万卷,那小桥流水的柔情、金戈铁马的豪迈,工笔细描的江南景致、率意泼墨的边塞风光从何而来?

    除了鲜活的人物形象塑造外,先生对山川风貌的描写更有独到之处。时而把你带至茫茫大海中的孤岛,时而把你引进荒无人烟的大漠,时而带你登上崇山峻岭,时而带你攀上高原雪峰……一个个鲜活灵动的人物、一段段荡气回肠的故事,就在先生以笔为马的空间里驰骋。

    说到海岛,先生却有一种“荒岛情结”,几乎每篇都会写到一两个海岛。桃花岛,只是浙江舟山群岛之东的一个小岛,却被先生在《射雕英雄传》中写成了人间仙境。桃花岛只是先生对真实地点的渲染美化,而《倚天屠龙记》中的冰火岛、灵蛇岛,《鹿鼎记》中的神龙岛、通吃岛却是先生丰富的想像。《倚天屠龙记》中,张翠山和殷素素被抢夺屠龙刀的金毛狮王谢逊挟持而漂流到北冰洋,一幅大自然的奇观扑入眼帘。别说先生从未见过,读者也是闻所未闻。然先生的神来之笔,却能把一个假想之地写得宛在眼前,不得不令人叹服。

    “谷”也是先生小说中频繁出现的画面。《天龙八部》中,段誉失足落人无量山深谷,从琅瑗玉洞中学会了一套谁也抓不住的逃生法门——凌波微步。《神雕侠侣》中的绝情谷和《倚天屠龙记》的蝴蝶谷更是令人神往。无独有偶,张无忌也是坠谷之后有了奇遇,得以练就天下无敌的九阳神功。这些虽然都是先生的虚构,却有着令读者百看不厌的情节。

    先生还是个仁义的君子儒。“游人只合江南老。”先生原籍江南,所以对江南风物更为熟悉与偏爱。江南自古就是温软繁华之地,最适合才子佳人的浪漫故事发生,最能以妩媚的风光消解打打杀杀的戾气。由此可见,先生在刀光剑影中注入了一种仁慈的情怀。

    先生对儒、佛、道的研究也是不可谓不深。以《射雕英雄传》为例,全真教教主王重阳和资质愚钝的郭靖代表着儒家的王道,前者抗金,后者抗元,皆以保宋为己任;以行侠仗义为宗旨的洪七公就是侠道;欧阳锋则是恶道,别人称他为老毒物,他反而更兴奋;遁入空门的一灯大师就是隐道了,为了一个与周伯通有染的瑛姑,居然丢下一国子民,与古佛青灯相伴;黄药师号称“东邪”,愤世嫉俗,行事乖戾,是为邪道。小说最后以郭靖和黄蓉的良好结局,肯定了王道与侠道,警戒世人摒弃恶道与邪道,不可取的则是隐道。

    在《天龙八部》中,先生佛家之冲淡理念可窥一斑。悲剧英雄萧峰聆听过扫地神僧的真言:少林七十二绝技每修一项,必须以一门佛法来抵消,否则就会步入魔道,大难临头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先生的小说还是百科全书集。茶、酒、美食、音乐、书法、绘画、医术、诗词等,无一不是精致的点心。

    先生笔下的人物众多,有两人的名号豪气冲天:一为《神雕侠侣》里着墨不多的“求败”——剑魔独孤求败,成就了杨过跃居新五绝中的“西狂”;另一人为《笑傲江湖》里的东方不败,为练就《葵花宝典》上的绝世武功,不惜引刀自宫,成了不男不女的人妖,变态的迷恋上了令狐冲,以至将雄图霸业白白葬送。饶是如此,“东方不败”还是成了如今人们祝愿祖国屹立在世界的东方,永远不败的代名词。这恐怕是先生所始料未及的……

    先生的武侠江湖,绝不仅仅是纸面上的江湖。侠骨柔肠中的家国情怀,早已深深影响了一代年轻人。诚如高晓松所言:“我们这一代人,如果没有金庸小说,该会多么仓皇。”

    呜呼!先生逝去后,还有谁能在成年人的童话中,以“独孤求败”的笔力写下“东方不败”的文字?

    谨以此文缅怀武侠小说的翘楚金庸先生。

分享到: